当前位置:首页 > 党风廉政 > 清风书柜 > 正文
市委2号文件解读之六 发布日期:2018-04-03来源:阅读次数:

党员干部的“玩”不是小事

——市委《关于在全市党员干部中纠正不良习气树立清风正气的意见》解读之六

  一个人的兴趣爱好,通俗地说,就叫做“玩”。市委《意见》把“玩风过盛”列为必须坚决予以纠正的八种不良习气之一,旨在告诫党员干部:个人的生活情趣和爱好不是小事,要做到“趣”而有度,“爱”而有方。

  曾几何时,社会上一些富裕起来的人们,在突如其来的财富面前,言行举止飘飘然不知所措起来。他们不是把财富用在继续发展生产、促进社会进步上,用在回报社会、造福民生上,而是随心所欲地挥霍到这样那样的“玩”上。少数人土财东作派十足,娶三妻四妾,造大坟豪宅,甚至于玩黄玩赌玩毒。以“醉生梦死”“穷奢极欲”“暴殄天物”等来形容并不为过,不算刻薄。这股“玩”风既猛且酥,一时大有“乱花渐欲迷人眼”“暖风熏得游人醉”之势,以至于一些党员干部也心旌摇动,亦步亦趋地跟着“玩”了起来。

  市委《意见》列举了党员干部“玩风过盛”的四种典型表现:八小时之外热衷于摸麻将、打扑克;沉迷于玩石、玩茶、玩古董、炒股票,迷恋网络、看“泡沫剧”;迷恋狩猎、钓鱼,甚至打猎打死了人;与商人交往过密,出行、吃喝、玩乐让老板买单,殷勤参与老板家的红白喜事,全然不顾普通群众的感受。事实上,类似行为还有不少,人所共知,不须赘述。

  一个人有点兴趣爱好十分正常。对于普通人来说,只要不违背法律法规,不违背公序良俗,玩什么、怎么玩,属于个人自由,别人无权干涉。但是,党员干部玩什么,怎么玩,和谁玩,就不能不有所讲究、不能不有所约束。这是因为:

  ——党员干部玩中有导向。党员干部是特殊的群体,在社会上群众中处在特殊的位置,具有特殊的影响力。“上有所好,下必甚焉”,党员干部喜欢学问,单位部下自然学习成风。党员干部喜欢“搓麻”,周围必然云集“筑城”大军。

  ——党员干部玩中见廉政。玩是需要钱的。领导干部倘若玩兴无限而收入有限,极有可能成为一些别有用心的有钱人的“围猎”对象,心生逐利念头,从而迈向权钱交易的歪门邪道。

  ——党员干部玩中树形象。党员干部是喜欢读书学习,还是热衷打牌喝酒,是敬业为民,还是玩乐悦己,在群众中的形象、口碑判若云泥、高下分明。我省东山县的群众称呼老书记谷文昌“谷公”,清明时节“先祭谷公,后祭祖宗”。有的地方少数干部则被那里的群众称为“公子哥儿”、“二野”(采“野花”、吃野味)。

  ——党员干部玩中扬善恶。党员干部和什么人玩在一起,无形中对这些人起“广告效应”。党员干部如果对此缺乏清醒认识,终日与一些品行不端、居心不良的人玩在一起,无形中就是在天天演绎真实版的“狐假虎威”,助纣为虐还浑然不知。

  古往今来,有识之士对“玩”始终都有清醒认识。深具家国情怀者自我期许:“先天下之忧而忧,后天下之乐而乐”。更多的则是留下许多警世名言,比如:“玩物丧志”“生于忧患、死于安乐”; 比如:“创业难,守业更难”“业成于勤荒于嬉”“历览前贤国与家,成由勤俭败由奢”。我们的客家先祖也不乏告诫后人的警句,比如:“振作那有闲时,少时壮时老年时,时时须努力”“能不为息患挫志,自不为安乐肆志”。

  对于普通人来说,明白了这些道理,就会懂得敬畏规律、敬畏法纪,懂得感恩时代、感恩社会,避免因为有钱任性而败身败家;对于共产党的党员干部来说,明白了这些道理,就会更加牢记伟人的谆谆教诲:“中国的革命是伟大的,但革命以后的路更长,工作更伟大、更艰苦”,从而“务必继续地保持谦虚、谨慎、不骄、不躁的作风,务必继续地保持艰苦奋斗的作风”。

  对于一个人来说,明白了这些道理,可以避免因为玩物而丧志、丧德、丧身、丧家。对于一个家庭来说,明白这些道理,可以避免“富不过三代、贵不过两朝”的悲剧。对于一个国家来说,明白了这些道理,万众一心励精图治,举国上下发奋图强,则虽一言不发而天下敬重,任虎狼窥伺又何足惧哉?!

  党员干部“玩风过盛”,与部门单位人浮于事、纪律松弛有关。但是归根到底,还是因为党员干部自身思想文化素质不高,价值观、荣辱观、忧乐观出现偏差。市委《意见》提出的四条纠正办法,总体上还是立足于从思想认识上、从文化素质上解决问题。比如:组织学习讲座、演讲会、报告会,引导党员干部读名著、读经典,就是希望通过提高文化素养,丰富精神境界,让党员干部自觉追求高雅、拒绝低俗;又比如:通过个人自觉或组织劝导,让党员干部特别是领导干部从书法协会、石协会、茶协会、易经协会等这样那样的协会的领导岗位中退出来,就是为了唤起这些人的自觉和清醒。越来越多人的荣誉感、羞耻心被激发出来,玩风过盛的不良习气就越能得到有效遏制。

  “玩”的问题,关乎一人、一家的荣辱兴败,关乎一地、一党、一国的强弱盛衰。传承红色基因的闽西苏区党员干部对于自己的“玩”,能不谨慎待之?!对于市委纠正过盛“玩风”的要求,能不奋然践之?!